这三方面决定了美国疫情的走向

不管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多少万,美国要想控制住疫情,都必须面对以下三大难题。换句话说,以下几点决定了美国疫情的走向。

这是战胜疫情的关键。我们来看看美国华盛顿医学院的预测:大概在4月的第二个星期,疫情将到达高峰;呼吸机还需要至少2万多台,ICU床位还需要15103张左右。

美国一半以上的县没有重症监护病床,这对超过700万的60岁及以上老年人群构成了极大的威胁。Kaiser健康新闻数据分析显示,黄色区域都是缺少ICU床位的,灰色无医院,蓝色是ICU床位。

除了因COVID-19导致的大量死亡外,美国的流行病还将给医院带来更大的负担,尤其是在ICU护理方面。

目前,床位的解决方案,以纽约州为例,开始使用大学宿舍、酒店、疗养院和所有可能的空间,并且各大州都派警卫队、陆军工程队等将会展中心改造成野战医院来扩大床位,以及派出了两艘医疗船,但是并不都像国内那样用来收治轻症。

以纽约最大的会展中心贾维茨(Javits)为例,耗时一周改造成的野战医院,收治的是非新冠患者,据说是为了防止交叉感染或因时间不够改造。

国内方舱接受轻症新冠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与非新冠患者隔离,且大家都是新冠患者,不用担心交叉感染;另一个是在同一种病下,统一治疗,方式基本一致,减少人力。

目前新冠的核酸检测假阳性概率也不少,美国为防止交叉感染就得确保进入方舱患者、照顾医护都为核酸检测阴性,否则一旦混入一个新冠,就得考虑群体免疫了……这操作不知该怎么评价了。

医护人员的防护用具是明显不够的,3月25日公布的一项美国全国性调查显示,近四分之一的医院手头的N95口罩不足100个,20%的医院表示急需呼吸机。在纽约市等疫情最严重的地区,防护用品短缺可能危及病人和医护人员的生命[1]。

海外大量下单医疗用品,反映出对防护装备的供应紧缺的恐慌,由于国家战略库存不足,故严重依赖中国的供应链。目前美国的需求量超过了现有的可用资源,即使像3M这样的美国制造业巨头也尚未能弥补这一差距,当前美国的医护人员已经怨声载道。

随着检测人数不断上升,未来感染人数依然会越来越多,而疫苗至少要在明年才能问世。

目前,美国政府和国会不仅需要美联储支持他们的银行以防止全面崩溃,还需要向所有员工的口袋里放入现金,以保证在他们花完最后一张工资支票后还能吃上饭。特朗普同志本来打算复活节重新开放社会,其实考虑的就是经济这个问题。

美国劳工部3月2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影响,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飙升至328.3万,表明美国经济和就业形势急剧恶化。此前美国历史上单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最多的记录是1982年10月的69.5万。

首先,失业保险金只是为失业工作者提供临时救济,根本不可能比得上人们正常就业所得的工资。其次,钱虽然肯定会发,但是发到手需要时间,不一定赶得上救济。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社会上掀起了抗击疫情还是保卫经济的激烈讨论。

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经济学家基普·维斯库西(Kip Viscusi)表示:“让人变穷也会对健康造成影响。”维斯库西在他的学术生涯中一直利用经济方法来评估政府监管的成本和收益。

对于依靠社会保险、残疾支票或食品券来购买每月的生活必需品的人来说,他们无法支付起囤几周食物的费用。维斯库西估计,在整个人口中,经济每损失1亿美元的收入,就会导致一起额外的死亡。

另有美国学者评估称,假设2020年,消费下降超过一倍,达到1.8万亿美元,但死亡人数减少了50万人,这相当于每挽救一条生命就损失200万美元的经济活动。

不过,即使没有政府的强制封锁,经济也会急剧收缩,因为人们为防止传染,会选择远离工作场所和商店。经济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倒是普遍认为,取消这些限制将使更多的人死于这种病毒,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几乎不会给经济带来什么长期的好处。

3月28号,《纽约时报》发文控诉美国前期的防疫不利,点出了CDC(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HHS(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三名老大的错误[2]——面对中国发出的警告,没有一个人表达出需要毫不犹豫进行防御的紧迫性,相反,不断地在等待检测剂的研制,甚至还不断限制检测人群,让各大医疗机构难以部署诊断测试。

医疗系统上的官员只是“灯塔国”内部相争的一个缩影,扩展到下届选举,两党制在疫情中暗潮汹涌,要知道纽约州长和特朗普还不是同一个颜色的阵营。

虽然检测费用全免,但是治疗费用并没有免费,新冠的治疗可能超过2万美元,而在美国,将近3000万人没有保险[3]。而且即使有医疗保险,也需要承担前10%的费用。

在没有新冠疫情影响下,2019年凯撒家庭基金会(KFF)雇主健康福利调查发现,今年雇主赞助健康保险的家庭年保费上升了5%,平均为20576美元。然而,同期工人工资仅上涨了3.4%,通货膨胀率上升了2%。而据最新报道,这一涨幅明年可能将上升到40%,很多人可能会因为治疗费用、医保问题而不去看病。

虽然目前已经有很多数据模型,但是随着医疗资源的变化,依然无法准确预测。我们只能说高峰出现的位置大概在四月的第二个星期,其他受以上三方面制约。

再说个最直接的例子。3月26号华盛顿大学方面预测美国可能会有8万人因covid-19死亡,不过三天时间,美国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又说可能会有10到20万以内病例死亡,特朗普则表示“能控制在10万以内,说明我们做得不错”。

目前特朗普在白宫记者招待会上重新表示,不会在复活节前重新开放社会,而是延长至4月30日,以减缓传播速度[4]。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