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平:读书与看报

由于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苏北农村,小时候除了课本买不起书也没有什么书可读,这不是理由但确实没有养成读书的习惯。现在也偶尔自己买书或者让学生给我买些时髦书,但多数是放在办公室或者床头做做样子,很少翻阅。

我觉得,不管什么书籍,都是前人经验的积累(间接知识)加上作者的主动思考或者胡思乱想编、著、编著而成,多数可以启迪心智、提高水平和能力,但也因人而异……

现在由于工作性质经常乘飞机,每次我都会带两本小杂志(单位订的),一本的《半月谈》一本是《读者》,乘一趟飞机一定能够翻完一本,也算是弥补了平时不阅读的落伍。

看报,可是我八十年代初就养成的习惯。1981年高考后等着落榜,闲来无事就去大队支书家借报纸看,看了还得还要不然下次借不到,也只有《新华日报》,前几年我还经常接受《新华日报》记者的采访并且还在上面发表过几篇文章,当然也接受其他媒体的采访和在其它报纸如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中国科学报、中国体育报等报刊上发表文章,有的还发在头版。

也许因为我喜欢看报和写媒体文章的缘故,原来单位宣传部给我订了七、八种报纸。现在的兼职单位都知道来了一个喜欢看报纸的院长。

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中国科学报、中国体育报、新华日报、南京日报等,我是几十年年的资深读报人,当然多数情况下仅仅浏览个标题而已。

通过浏览各种报纸,我发现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许多报纸同一天或者几天内可以刊发相同的内容,但基本上是小报抄大报,没有大报抄小报的。这在学术期刊是绝对不允许的,否则就是“抄,袭”。

中国人的身份比较特殊,除了是生活人、社会人之外,几乎人人还都是新闻人(天天看新闻联播),不少人还都是政治人(讲政治),但由于是信息化网络时代,绝大多数人包括国人(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普通工作人员)基本都不看报纸。

我还很纳闷,国家一定知道现在许多人不看报纸,但每年、每季、每月、每周、每日还印刷发行那么多报纸和那么多种类的报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